内蒙游行小感

Reading time ~2 minutes

先说我出生那个年代:本来8几年时有走自由化的方向,赵紫阳也比较支持自由化的。可惜6.4前一搅和,共产党和学生(也就是广大群众)之间失去了相互信任。共产党认为学生要反政府、反党(外加当时国际关系紧张并对华外各势力的极度不信任)这势必对当时还算稳定的中国造成很大的打击,这是经历了百余年屈辱史的国人所不想见到的结果。只是当时的邓老及其他领导人做了过于悲观的估计。就我看来,当时学生只是寻求自由化(不排除受个别极端分子挑唆),但89年5月后面有秩序的游行和请愿足以看出,学生集体是能消化掉这种不良(比如受极少数极端分子挑唆这种情况)的。邓老军人出生,有他的铁性,他没有对学生的完全信任,那段时间机缘巧合的误会更加深了政府和学生的矛盾,而后发生的过度反应实在令人扼腕而悲恸。并且在党内决议64永不能翻案,何其悲哉。

再者期间时任总理李鹏等人意识到了媒体对社会舆论、社会意识及社会行为的强大引导性。后来媒体就都成了政府的扬声器了。再后来就没有媒体监督、公民监督这会子事儿了。兴许当初领导们也没意识到“Power corrupts;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就算美国的三权分立暂时不适合我们,但总有值得借鉴的地方。可舆论监督呢?就算辩证的看待,政府和党都应该对大众有信心,相信舆论监督有他不利的地方,但更多的好处是舆论监督能治愈不少社会痼疾。还好这些年舆论也渐渐放开了,“我爸是李刚啊”、药家鑫啊什么的。但遇到藏、蒙、维等敏感的问题,就又过度反应了。

91年当中国连接Internet发出第一封Email时说“中国越过长城和世界连接起来了”,当时是一种自豪,可也一语成谶,如今的我们也要越过GFW才能和世界连接起来了。网络审查有利有弊。细想如果没有GFW等屏蔽Facebook、Twitter、Youtube,那国内人人、开心、微博、优酷、土豆等的发展是否会举步维艰呢?不过网络审查要被当局者势权滥用,则对民众确实一种莫大的伤害,比如谷歌的推出,比如摧残各种service如Google搜索、Gmail、Blogger等。不知道方校长是否有深思过GFW给整个国内互联网的发展带来多大的弊病?也不知道方校长对社会责任感如何定义的。

再说近几天内蒙的事儿,德国内蒙古人权保卫同盟主席席海明说得很是中肯“我们不是要搞民族分裂,而是要搞民族团结。我们要按草原法来解决问题。内蒙是蒙古人和汉人两源主体。应当共存,互利,双赢”,而这几天无非是政府和党过度反应了。

虽然现在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有不少弊病,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宝宝也说过毕生致力于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应该相信社会朝一个更好的方向发展,也要相信共产党能渐渐完善自己以及完善这个政府。但也真希望政府给广大群众更多的信任,不要再如此实行如此严格的信息管制:虽然有不少大众不理性会有过激行为,但不能因噎废食,因为有更大的部分群众能理性的处理,并能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好处、解决更多的社会问题。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1-05/inner-mongolia/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