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体制改革,是为本

Reading time ~2 minutes

晚于《菊与刀》,另一了解日本的作品[^This book]。

日本的靖国神社,大家都比较了解。但立命馆大学的国际和平博物馆、鹿儿岛的神风特攻队和平馆又有几人知晓呢? 国际和平博物馆收集和整理了许多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日军犯下的战争罪行。 “当时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在国内大肆征兵,许多正在读书的学生被迫弃笔从军,留有日军阵亡者血迹的太阳旗、被子弹击穿的钢盔……最难得的是,有许多关于日军侵华的罪证。这里有侵华日军进行细菌战、毒气战的照片,有强征的资料,有日军有组织地对中国妇女进行性奴役、性强暴的证据,有七三一部队进行活人实验的介绍,有进行细菌战的实物,有强掳中国劳工到日本奴役的记录,有南京大屠杀的照片……而这些在靖国神社的游就馆里是只字不提的。日本右翼想极力掩盖的一些事实,在这里被毫无遮掩、赤裸裸的展示了出来。”

双方都能代表了一定的民意,而我们更敬重后者。在日本,这种反省自身历史的少数人的声音能存在、能表达,真感觉是一种奇迹。

另外一个故事是,中国劳工案,初判胜诉、二判败诉。而他们还会继续上诉。为这为这中国劳工案奔走疾呼的有不少日本人,中方的律师也大多数是日本律师。这跟萨达姆受军事法庭审判是,一美国前政治人物出面作律师,如出一则。

这两者都涉及到一个最基本的个人权利:言论自由。正式有了这完全的言论自由的保证,才有人敢把自己民族之前的侵略劣行和盘托出,才有人能够为自己认定的正义奔走疾呼帮组中国劳工。日本政治体制接近美国,这也是美日为何相“亲”,高度民主化、法制健全的一有力佐证。

另外中日之间信息是不对称的。日本对中国观察得是细致入微的,细致到报道广州一中学生因头发太长被撵出教室,细致到媒体用当日近四分之一的版面报道河南南阳农村年轻人开始学到如何做足底按摩。一些经济、政治类的大问题自不必说有多详细了。而中国队日本了解却甚少,一有状况就调动民族情绪抵制日货什么的。有多少媒体深刻的去了解过日本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为出现我们感觉诧异的行为?自己对日本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后,再去评判日本的行为,会不会更理性更客观? 但中国媒体也有他自身无法逾越的障碍。出版个书往往都“割掉不高”,从台湾引入的《巨流河》都从26万字删到了23万字。各个媒体在这样的政治体制下,都三缄其口,不敢作声音。根本的原因还是,个人的言论自由、媒体出版的自由根本没得到保证。这也是作为普通民众,对外国媒体的认识往往觉着他们“别有用心”,可当你发现在所有国外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中,那引起“民愤”的报道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国外的媒体因为有言论自由,对中国指定有客观的好的报道,也有不客观甚至扭曲事实的报道。但我们总不能扭着这小部分的不利报道而不放吧?

私觉着,国家之间老出现误会,不只是文化的原因,还有政治体制的原因。如果大家认定的人类价值观都一致了,也就没有那么多冲突那么多误会了。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1-11/political-reformation/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