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阙段,读之欣然。

Reading time ~1 minute

目木所思:

西夏美女,手托下巴;

人尔相依,死心塌地,

言己及彼。

十件家具,白色勺子;

子女双全,又住一室。

这也只是昔时一阙。看着自己曾经稚嫩的笔记,不觉莞尔。曾经以为不可能的,现在已然;曾经以为过不去的,现在已去。不停的否定过去,兴许这就是成长吧。

芳华不如初,但岁月仍静好。

昨日看到托尔斯泰80多岁离家出走后,10多天逝世的事儿。是因为于个人日记不被人翻看的执着,即使是最亲的人。想想也是,平日里不论写什么,如果你觉着会有人读到你写的,你就会斟酌写出来内容:哪些能写,哪些不能写。也就是公开的内容,不可能完全地展现一个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只有只面对自己,完全没有他人对你的评判,无论多么邪恶多么卑微,这写出来的东西都是最真实的、也最值得记录的。

想想,私人日记是很有必要继续写下去的。这不,翻阅之前的私密日记,看着还是挺乐喝的。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2-01/forget-about-it/

时间管理中的断舍离

[TOC]## 理论篇“断舍离”概念因山下英子的《断舍离》一书而广为人知。如原书所述:> 断,就是让你的生活入口狭窄(断绝不需要的东西);>> 舍,就是让你的生活出口宽广(舍弃多余的废物);>> 离,就是通过断和舍,来脱离对物品的执着。>> 所以:断 + 舍 = 离。>> 断舍离的终极目的,是...… Continue reading

科學の上網的便捷方法

Published on February 03, 2018

2017 記

Published on January 02,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