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老俞、李傑老師影響,悟出與人交流思想,應以詼諧之形式。而我深覺採用荒謬進而詼諧滑稽的形式來表達之必要。緣出以下幾點:

  1. 很在意我所傳遞的思想的,自是能在這荒謬中尋出我所旨;
  2. 並不太在乎我思想的人,而我至少能博他們一笑;
  3. 能給前者以思想,給後者以歡笑,均爲有益,相比平鋪直述之老生暢談,何樂而不如此爲。

平常生活中,知我者謂我心憂,而不知我者謂我嘿咻。不知我者甚至不會謂我何愁,他們就一味覺着我就“嘿咻”了。於是乎,後來我跟誰交流,都說我“嘿咻”來着,不知我者一笑而過,知我者也明我心意。嘻嘻哈哈,原本嚴肅的問題,也盡表達。無論我言論多麼荒謬不羈,但透過語言其間的事實,獨立判斷,便知我真意。

但後來發現,上述原則,並不能完全適用個人生活。若目的爲傳遞思想,此般原則最好不過。可個人生活裏的目的是尋求理解,上訴原則便易引來誤會,讓那不夠知卻冀望瞭解你的人誤會。

於是,我覺着生活中還是有必要嘗試另外一種表達:每一男性,都在找尋一個成熟、擁有智慧、母性等品質的優秀女人(諧稱御姐);而現在遇着的、認識的,都還是相形於理性女性來說,就若蘿莉之於御姐;需要相互陪伴、成長,方能達到對方想要收穫的理想的樣子。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2-03/reap-what-you-sow/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