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气不送气、清浊音傻傻分不清

Reading time ~1 minute

曾经傻傻的以为只有“送气清音”和“浊音”,就像汉语官话的她、搭。但实际上官话的t\d是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清音,浊音是声带振动才算,汉语中的d“浊”的部分其实是韵母元音部分。

而英语中tea, stag, dog 则分别是送气清音、不送气清音、浊音,其实就是词中省略送气,发音更经济。之前老师讲的辅音后的清音浊化真是误人子弟啊。

法语(及其他罗曼语支和斯拉夫语支中)只有不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浊音。哭逼的之前学着以为法语完全没有清音,看前面两个视频里法国人学英语也是傻傻分不清,还聊以慰藉。德语中跟英语一样,本质上是送气清音和不送气浊音。 韩语的ㄷ、ㅌ、ㄸ也可看着是不送气清音、送气清音、不送气浊音的区别。梵语送气与否、清浊组成的四个音基本都有,导致南亚基本沿袭这个路子,他们也完全能区分这几个音素。想想母语音素更全的学其他各种语言真心容易很多,因为对这些音的细微差别更敏感。这样听力上就更容易辨别,而不用学习一些新的音素,发音也更精准一些。

粗看了一下梵语,其语音算是最复杂的了,不仅送气不送气、清浊俱全,舌位还分高、中、低。现在泰语最然发音虽然不再分高中低舌位,但梵语借词文字都还有保留差异。其实学IPA,完全可以拿梵语语音来练手。要多了解一些语言,看来语言学语音学语法生成学等真是必读物 。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AwMzM3MDMy.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1MzYyMjI0.html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4-06/voice/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