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生缘灭缘起

Reading time ~1 minute

是夜,风高夜黑人影稀疏。

pinkie ring没于湖心岛旁水上廊下。
先前意犹然。总觉着迎来的将是全新的lifestyle,如洪水猛兽来势汹汹,不知自己有没有做好准备。又思此刻的自己与两年前的自己已判若两人并面目全非。两年间的辗转、历练,自己已成长太多太多。
站定而后ring旋转直下,只有入水一刻映出一丝银光,抑或是一丝寒光。亲手水没常伴自己过去的pinkie ring,大有缢死自己亲生骨肉之感,心中悲凉油然而生且余音绕梁不可断绝。

缘生处,pinkie ring之缘既灭。是故破执,无我相,无她相,无寿者相。
破执本为佛家语,佛家的“执”更近我们理解的“固执”,也就是固守着本该舍弃的。“无我相”之“我”为过去的我。而今非昔我,自是无我。而与过去有甚联系的她和岁月(亦即“寿者”),亦是无。曾劝慰别人的“Do not be too concerned with what was and what will be”,自此之前的自己只听从了“Do not be too concerned with what will be”而已。
许下的诺言欠下的债。年少时合理的promise(当时是用的这个词,貌似还和promising联系起来的)自当欠债还钱;不合理的就当儿时呓语了。Therefore,it’s pretty reasonable to be single with pinkie ring till my graduation.

自那成长颇多。而痛苦与磨难亦不虞为自己蟾宫折桂之九层垒土。しょか说我是不可理喻进而不可接近的理性,兴许只是由悲观爱情感蔓延生活各处而产生的心理自卫而已,也有可能是从对“credo quia absurdum(I believe because it is absurd)”的崇信而衍生之副产品。
情之缘生缘灭,逐智之缘遂起。大凡立事,就智慧、时间而已。自我提升,追求智慧,再死皮赖脸的多活些年,怎么着也能实现self-actualization吧。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1-06/the-end/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