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怎怎么连话-话-话,都说不清楚?

Reading time ~1 minute

作为一讲西南官话(川渝黔贵一带)滴重庆人,最初讲普通话时,分不清楚h/f,分不清楚边音鼻音n/l,分不清楚前鼻音后鼻音en/eng、in/ing,翘不起来舌头分不清楚z/c/s与zh/ch/sh,倒是再自然不过的了。但,这也算得上我们讲得好重普和川普的巨大优势之一。^0^ 

这么多年下来,自己还是基本能分清这些的。不过,最近打字的时候又分不清en/eng了。为什么呢?因为平常用的双拼,在双拼中f->en、g->eng,而自己用手机打字多了,触屏的虚拟键盘f/g挨着,百度输入法可以自动纠正,比如你打“身体”(键盘触键出ufti(shenti)、ugti(shengti)都ok),久而久之,我就不知道是shengti还是shenti了。各个输入法的模糊音设置,我倒是都去掉了的,因为深知,如果用了模糊音,平常就少了很多纠正发音错误的机会了。最先用这触屏的双拼时,想到“很好”(hf/hghao也就henhao/henghao)自己有时分不清,倒挺方便的,却不料正好中了这“圈套”。

细想,平常这“圈套”何处不在?打字求方便用了模糊音,久了就分不清音了;打字多了写字少,长此以往连字都不会写了;有些店里收银员计算器用得比较久,简单的些帐都心算不出来了。当我们在享受社会进步给我们带来的便利的时候,我们自己的一些本能也却因此而在退化。有了互联网,立志博览群书修为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之士,是否也会被人骂着傻逼?!“这时代,有了Google、百度,犯2才会把那么多东西装脑子里!” 是啊,一个人所能接触的知识,较之前时代广多了,可你发现没,个人的脑容量,是真的真的减少很多。“‘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的下一句是什么啊?”“鬼晓得,自己Google之。”!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1-12/obscure/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