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的消失

Reading time ~1 minute

忍不住的“关怀”》作者从民主人士领袖、知名媒体人、著名学者三个侧面跟我们讲述了,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是如何消失的。

有独立思想和批判精神且具有影响力的才称得上知识分子。建国初期,亲共的团体才能存活(如国社党就被解散,而联共的民盟得以留存),有影响力的多少都有些亲共,只是存有异见。接着的三反五反,打压异见,接着反右惩治不亲共者,文革更甚!如此下来,剩在大陆的知识分子,要么就是“改造”了,要么就是丧生了如陈梦家(《Oracle Bones》里关于这个人血泪也就不述了)。但结果就是,做不到人人拥护共产党,也至少是毫无异见,政权稳固!

这种环境下,就算到如今,知识分子也是很难完全再生的。

所以大家也常叹,奈何乱世如军阀混战、民国初期都大师云集,如今却不再。这也难怪,之前的有望大为的知名学者解放时都从事着“资产阶级的不伦不类的社会科学”,以实用、“技术培训”改造后的大学自然容不下这一部分苗子的。这不,都发配到民族大学去了。

共党建国后改造大学的目标,私以为就是在思想上消灭现有敌人和潜在敌人。大学除了教授实用学科之外,思想上的教育就限马列主义。这么多代人,都未能良好吸收思想、精神营养,培养“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都难,何况大师呢! 消灭知识分子固然换来了政权稳固(建国初期拉拢各团体组建联合政府,五几年政权稳固后还不是各个消灭!民盟领袖罗便是一例!)。但整个社会驱逐精英后,庸人执政,社会不倒退才怪。虽改革开放以来有所好转,但思想上也几乎看不到能有成的大家。

个人愚见,未来十来年的发展,看几个重要领导人的成长背景就知道了。现任中宣部部长刘奇葆,08年汶川地震后,良好控制舆论局面,并惩治了试图调查“学生教学楼豆腐渣工程”的几个“颠覆国家政权”的人。身在成都的我也只有翻墙才能了解这个“颠覆国家政权”的事与人。所以未来10来年,媒体审查自然还是不会放开的,政府还是不会受到舆论监督的。纪委调查的效果就跟大哥警告小弟手脚放干净点儿一样。民主进程,呵呵,鄙人此生无缘了。

Original post: http://blog.josephjctang.com/2014-02/no-intellectuals-in-china/

2016 記

2015 年做的和沒做的,也大體記錄在了[這裏]({% post_url 2016-01-01-annual-review-and-planning %})。匆匆一年已逝,幾多慨嘆,幾多欣喜。後面列列過去已經做的,以及相對的未來一年的TODO list。主要也是從工作上的個人提升,以及生活上的...… Continue reading

《神经网络》课程笔记

Published on November 06, 2016

搜索广告机制设计

Published on November 02,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