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着现在的自己,与去年此时的自己,相去不大,甚至说退步了。换句话说,在自己的模糊意识中,这一年几乎没收获什么,到是失去了不少东西。 去年的这会儿,至少做事儿会很有激情、甚至会奋不顾身。可现在看看自己,变得如此慵懒,也就多少是“混”过来。想来不禁戚戚然。自己想做的事情没做成多少,日子却过了颇... Continue reading

学习java有些时日了,用这门语言开发倒是挺方便的,可由于其设计原则—-向历史版本的兼容—-注定让他存精不去粗,且有时这就成为限制它自己发展的壁垒。比如语言特性演进方面就落后于C#很多。To summarize,java is so heavy as a programming languag... Continue reading

人生樂事,不過讀書訪友。 但過年些天讀《感時憂世》、《Oracle bones》,訪了些初中老友,卻百感交集。 《感時憂世》中提到了很多時弊,相比封建時代的肉體奴役與戕害,如今世人受得更多的是精神戕害。比如一例,關於教育,本應培養完整人格、獨立思考能力的;而現在教育,特別是大學教育,則忽視... Continue reading

閒來整理自己電腦裏的照片,挨個文件夾單個照片的看。 無意間看到一個命名爲“first cute”的隱藏文件夾,開始一看着這文件夾名就笑了,點進去看着看着就笑不出來了—-不知道當初是懷着怎樣的勇氣與心情存下這個文件夾,而且還整理了來往的所有短信的—-曾經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稚嫩,而現在的謊言曾經... Continue reading

目木所思: 西夏美女,手托下巴; 人尔相依,死心塌地, 言己及彼。 十件家具,白色勺子; 子女双全,又住一室。 这也只是昔时一阙。看着自己曾经稚嫩的笔记,不觉莞尔。曾经以为不可能的,现在已然;曾经以为过不去的,现在已去。不停的否定过去,兴许这就是成长吧。... Continue reading